空间里的绘画——采访艺术家毕蓉蓉


整理:箫枕寒


时间:2013年12月



 
Epublicart:你近期在上海环球金融中心展出新作“7:3colors”,该题目的灵感是?
 
毕蓉蓉:因为我比较喜欢用透明的材质,它与环境的联系密切,从而能产生更为丰富的颜色。我便一直思考,什么样的题目能传达出一种意思,就是能包含对更多可能性的色彩的表达。于是,我便请朋友帮我计算,这些彩色玻璃的叠加能产生多少种颜色——我想得到一个具体的数字。他却告诉我,材料和材料之间的叠加能够算出有多少种颜色,但作品之间呢,环境一直再变,该如何计算。
 
我一直迷恋于教堂彩色玻璃窗与阳光形成的剔透组合,在创作初期,我就想到《圣经》中是否有一些关于色彩的暗示。在请教了一位基督徒后,他告诉我《圣经》中数字“七”是一个最重要的数字,七日为一周代表完整、完全的意思; “三”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数字,有归一的意思。于是我考虑借用这两个数字,来代表色彩的完整性,并且七与三结合在一起,又能组成一个代表完全的数字“十”,因此我便取名为“7:3 Colors”——恰好我的雕塑也是七个。
 
在这个名称中,“7:3”成了一个形容词,来形容“colors”到达了一个完整的状态,表达色彩在空间中与环境结合后的全面性。
 
 
Epublicart:这件作品中包含了许多重关系,例如玻璃与玻璃之间,作品、环境与人以及作品与建筑内部的门和外部的环境等等,你是如何来平衡这样一个关系?
 
毕蓉蓉:设计这个装置时,主办方告诉我展出的具体位置。我常常用绘画的思维方式,把使用的空间当做一张纸或是一块油画布,当我在纸面上构图时,是有边界的。在这个有界限的维度空间中,我会思考如何规划各种元素。当绘制草图时,我就安排出色块与色块之间的一种节奏和走向,这其中的变化,让我建构出一个自己想要的画面。我当时也在根据具体的现场情况,为作品设定了一个边界。
 
但作为一件户外的作品,除了边界内部元素的变化,它一定会和周围的环境产生关联。就像你提到的建筑的门和作品有联系,是因为我选用了有机玻璃的材质,透明且反光,与建筑采用的透明材料非常相似,从而产生一种天然的对话。我的这件装置与我的绘画的区别是,绘画是在它的前方观看的,而装置让你进入到了内部,从更多的角度去与它产生对话,同时也和环境产生了更多的联系。对我来说,把整个空间当成一个整体,来完成一件作品的这种方式很重要。
 
至于夜晚的时候会和环境有更多的联系,是因为我的作品和大楼,都用到了许多的LED灯,它们相互投射,从而产生了一些联系。根据时段的不同,作品也呈现出不同的风貌,比如说晚上看不到架构和亚克力色彩的微妙性,所能见的只是光的线条,对我来说,在白天和晚上,它们分别在表达不同的语言,就好像是两件作品。
 
Epublicart:在方才的交谈中,你提到了“边界”。其实在公共的空间中,边界是无限延伸的,直到城市中间。那么在做这个作品时,你是如何考虑这一点的?
 
毕蓉蓉:我主要考虑的是他们给定我的一个空间。狭义来说,空间也还是有边线的,比如说大门入口直到马路的这一块区域。主办方给了我一个位置的限定。所以说,这个限定给了我一个边界。同时,我也需要给自己一个尺寸的概念,从而控制作品的布局。
 
这个作品的一个遗憾,就是当我根据这个限定的尺寸来设计的时候,我的设想和在放入实际环境中时,还是有差距的,就像你说的这个空间是无限延伸的,作品在这样的环境中还是显得有些小了。我对户外空间的把握还是不够的,做这个作品对我来说也是一次很好的尝试和体验。
 
 
Epublicart:对一位普通观众来说,欣赏这件作品是可以多纬度的:夜晚俯瞰、路过一瞥。而我觉得当这个作品实际落实时,是否会有一些诸如作品比较容易损伤,或对观众行路有影响等等的问题。
 
毕蓉蓉:这是一个很实践性的问题。这个作品在设计中同时考虑到了俯瞰观赏和在作品周边和内部行走时的观看的角度。我自己在布展时,会不停的跑上天桥去考察作品的构图,然后自己不停在作品的内部行走。你刚才说到,是否对观众行路影响的问题,其实这是我在布展过程中一直需要与大楼协商的一个问题,比如考虑上下班人群行走的路线,哪里空间该留,哪里不该布电线等等,作品在这种情况下需要作出妥协。而且在设计过程中,安全性一直是我和制造方考虑的重要因素,我们为了安全性,在设计上有过较大的调整,比如加了额外支架、缩小斜角的角度、避开可能对儿童带来不安全的一些高度等等。
 
 
Epublicart:我很喜欢《开放的工作室》这件作品,我觉得红色吞噬空间的设计很大胆,带有暴力的色彩。
 
毕蓉蓉:对。我当时也是把整个空间当成一件作品来完成的。其中所有的符号都是从自己的绘画来得。 我觉得只是悬挂作品依然不能与环境有很好的结合,于是,我在玻璃上贴了红色透明膜,阳光投射进来被滤成了红色,从而形成了统一的心理感受。我觉得你说暴力,比较恰当,因为它确实十分强烈。它将人的感受全部都抹掉了。
 
 
Epublicart:你对空间是有感情的。
 
毕蓉蓉:确实。我完全把空间当做了我作品的一部分。我想表达对色彩的直观感受。连我自己在这件作品中待久了,自己的情绪也会被影响。没想到把阳光利用进来会有这样的效果。很多人进去,只能在里边待上几分钟。
 
 
Epublicart:你作品中几何元素的叠加的运用是?
 
毕蓉蓉:我常用线描中的形状,这和我对生活的观察有关。你提到的这个在兼容的盒子空间中的作品对三角形的运用,其实未曾过多的考虑自己常用的绘画语言,只是想表达一种很强烈、尖锐的感受。我只是在传递感受。另外,当作品进入空间便会产生一种运动感,三角形是一种具有方向感的物体。我之所以没有选择其他的图形,是看重了三角形方向性与空间透视方向性的结合。它们是能够融合的元素。
 
 
Epublicart:你觉得什么样是好的公共艺术?
毕蓉蓉:我很喜欢奥拉维尔.埃利亚松(Olafur Eliasson)他的《太阳》、《瀑布》可以让观众重新感受这有形的空间,去体验这个空间的维度,感受人和环境的关系。我想,好的公共艺术作品,就是统一的在传递一种改变和重新发现的力量。这是艺术家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