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蓉蓉:三联图——制作中的素描

出    品:千高原艺术空间

艺 术 家:毕蓉蓉

展览时间:2015年4月18日至6月10日

展览地址:成都市高新区盛邦街,铁像寺水街南广场,千高原艺术空间


我们在讨论艺术家创作语言的时候,自然会追寻支撑作品的感受性和观念性的路径。这样就会出现以身体感受为出发点的艺术家,他们力图将感官反射转化为作品传达给观众。而另外一些艺术家选择理性思考,关注个体与世界的关系,以此提出质疑和批判,并付诸于作品。就作品形成的轨迹而言,毕蓉蓉属于前者。

《毕蓉蓉:三联图-----制作中的素描》(2015)被放置在50平米白盒子里,毕蓉蓉将作品以矢量放大的累进关系,把展览空间以装置纳入作品的组成部分,试图将观众拉进她的写生现场,提供还原性感受,而这种还原性感受是经过她处理转化后的新现场感受。

三联图以作品尺寸局部放大直至充满整个空间为路径。 尺寸90x120cm的三联图1是铅笔、拼贴和纸本水彩的架上写生,将三联图1局部投影放大成三联图 2,以布面丙烯的方式放大尺寸为190x190cm,最后展览空间白色墙面以手绘壁画,玻璃幕墙以喷绘放大的作品覆盖。

毕蓉蓉着迷的仍然是绘画语言的转换,可以从两个方向去梳理线索。线索一是显性媒介和空间场景的转换。从现实场景来源于身体性感受的素描写生,回到工作室进行再加工,将写生的现场感受转换为间接的工作室个人想像的架上作品,最后利用展览空间进一步放大作品形成装置。这得益于她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设计学院作交换生期间对建筑空间的兴趣,创作视角从二维平面过渡到三维立体空间,以至对公共空间中观众的参与和感受都被她纳入作品的整体考量中。艺术家自治的优越感下放到与公众的对话中,把相对封闭的自我感受和个人经验,以放大的方式形成增强现实去牵引和触动观众的情感。线索二是隐性的书写语言的镶嵌,毕蓉蓉敏感于欧洲街头的图像和色彩,基于严格的中国画线条训练和内在精神性提示,组合成类似新表现主义包裹下的中国传统线描与填色交融的作品风格。

在作品的结构上,我们仍然可以发现中国传统绘画的留白,巧妙地控制了色彩和线条的节奏,让人联想到北宋山水画家范宽在《溪山行旅图》中那样处理画面的节奏关系,占据画面中心巨大的山体与小路上一缕行人的形成韵律般的对比。毕蓉蓉运用线条搭建起画面的空间框架,在框架中拼贴采集于曼彻斯特街头涂鸦、海报、唱片封面的缤纷的色彩,这些夺目的色彩被重叠拼接构成画面肌理,飘浮在浓淡相宜的水墨之上,因而构成空白、水墨、色彩的递进空间,并非西方绘画体系透视关系,更趋向于中国传统画卷移动的散点观看。

直白的描述毕蓉蓉的这两副架上作品,可以说满足于视觉游戏的好看,无需过度阐释的装饰画面,老少咸宜,居家必备。但是惟一可以显示毕蓉蓉主观设计的展览建筑空间的装置效果,倒是显得力不从心,几乎被架上作品的色彩屏蔽了。作为进入的主体-----观众,几乎无法调动起身体性感受,更不用说理解作品之间比例递进的互文关系。当然,观众与作品,观众与艺术家之间永远不可能全然地一致性,但是至少艺术家在实施现场作品时的技术效果同样置于被观众考量之内。

毕蓉蓉曾经谈到非常欣赏丹麦艺术家奥拉维尔· 埃利亚拉(Olafur Eliasson),也许他们都重视基于人的感知这一共同的创作经验。但是不同在于,奥拉维尔· 埃利亚拉不仅仅出于感知,他在感知上建立理性思考,并不断质疑现实社会体系所谓合理性的价值观。

艺术没有边界,艺术的自由在于,艺术家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构建自我世界,构建自我与他者的关系。三联图不过是毕蓉蓉艺术坐标的一个节点,天赋敏感的她将制造怎样一个艺术版图?值得期待。(文/易鸿)